<li id="z52bn"></li>
  •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<div id="z52bn"></div>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/li>
   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/menu></sup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 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
    靈樞/刺節真邪第七十五

    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    醫學電子書 >> 《靈樞》 >> 刺節真邪第七十五
    靈樞

    靈樞目錄

    黃帝問于岐伯曰:余聞刺有五衛,奈何?岐伯曰:固有五衛,一曰振埃,二曰發蒙,三曰去爪,四曰徹衣,五曰解惑。黃帝曰:夫子言五衛,余未知其意。岐伯曰:振埃者,刺外經陽病也;發蒙者,刺腑俞,去腑病也;去爪者,刺關節肢絡也;徹衣者,盡刺諸陽之奇俞也;解惑者,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。

    黃帝曰:刺衛言振埃,夫子乃言刺外經,去陽病,余不知其所謂也。愿卒聞之。岐伯曰:振埃者,陽氣大逆,上滿于胸中,憤瞋肩息,大氣逆上,喘喝坐伏,病惡埃煙,飼不得息,請言振埃,尚疾于振埃。黃帝曰:善。取之何如?岐伯曰:取之天容。黃帝曰:其咳上氣窮拙胸痛者,取之奈何?岐伯曰:取之廉泉。黃帝曰:取之有數乎?岐伯曰:取天容者,無過一里,取廉泉者,血變而止。帝曰:善哉。

    黃帝曰:刺衛言發蒙,余不得其意。夫發蒙者,耳無所聞,目無所見,夫子乃言刺腑俞,去腑病,何輸使然,愿聞其故。岐伯曰:妙乎哉問也。此刺之大約,針之極也,神明之類也,口說書卷,猶不能及也,請言發蒙耳,尚疾于發蒙也。黃帝曰:善。愿卒聞之。岐伯曰:刺此者,必于日中,刺其聽宮,中其眸子,聲聞于耳,此其輸也。黃帝曰:善。何謂聲聞于耳?岐伯曰:刺邪以手堅按其兩鼻竅,而疾偃其聲,必應于針也。黃帝曰:善。此所謂弗見為之,而無目視,見而取之,神明相得者也。

    黃帝曰:刺衛言去爪,夫子乃言刺關節肢絡,愿卒聞之。岐伯曰:腰脊者,身之大關節也;肢脛者,人之管以趨翔也;莖垂者,身中之機,陰精之候,津液之道也。故飲食不節,喜怒不時,津液內溢,乃下留于睪,血道不通,日大不休,俛仰不便,趨翔不能。此病榮然有水,不上不下,鈹石所取,形不可匿,常不得蔽,故命曰去爪。帝曰:善。

    黃帝曰:刺衛言徹衣,夫子乃言盡刺諸陽之奇俞,未有常處也。愿卒聞之。岐伯曰:是陽氣有余,而陰氣不足,陰氣不足則內熱,陽氣有余則外熱,內熱相搏,熱于懷炭,外畏綿帛近,不可近身,又不可近席。腠理閉塞,則汗不出,舌焦唇槁,臘干益燥,飲食不讓美惡。黃帝曰:善。取之奈何?岐伯曰:取之于其天府大杼三痕,又刺中膂,以去其熱,補足手太陰,以去其汗,熱去汗稀,疾于徹衣。黃帝曰:善。

    黃帝曰:刺衛言解惑,夫子乃言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,惑何以解之?岐伯曰:大風在身,血脈偏虛,虛者不足,實者有余,輕重不得,傾側宛伏,不知東西,不知南北,乍上乍下,乍反乍復,顛倒無常,甚于迷惑。黃帝曰:善。取之奈何?岐伯曰:瀉其有余,補其不足,陰陽平復,用針若此,疾于解惑。黃帝曰:善。請藏之靈蘭之室,不敢妄出也。

    黃帝曰:余聞刺有五邪,何謂五邪?岐伯曰:病有持癰者,有容大者,有狹小者,有熱者,有寒者,是謂五邪。黃帝曰:刺五邪奈何?岐伯曰:凡刺五邪之方,不過五章,癉熱消滅,腫聚散亡,寒痹益溫,小者益陽;大者必去,請道其方。

    凡刺癰邪,無迎隴,易俗移性。不得膿,脆道更行,去其鄉,不安處所乃散亡,諸陰陽過癰者,取之其輸瀉之。

    凡刺大邪,日以小,泄奪其有余,乃益虛。剽其通,針其邪,肌肉親視之,毋有反其真,刺諸陽分肉間。

    凡刺小邪,日以大,補其不足,乃無害。視其所在,迎之界,遠近盡至,其不得外侵而行之,乃自費,刺分肉間。

    凡刺熱邪,越而蒼,出游不歸,乃無病。為開通,辟門戶,使邪得出,病乃已。

    凡刺寒邪,日以溫,徐往徐來,致其神。門戶已閉,氣不分,虛實得調,其氣存也。

    黃帝曰:官針奈何?岐伯曰:刺癰者,用鈹針;刺大者,用鋒針;刺小者,用員利針;刺熱者,用纔針;刺寒者,用毫針也。

    請言解論,與天地相應,與四時相副,人參天地,故可為解。下有漸洳,上生葦蒲,此所以知形氣之多少也。陰陽者,寒暑也,熱則滋雨而在上,根莖少汁,人氣在外,皮膚緩,腠理開,血氣減,汗大泄,皮淖澤。寒則地凍水冰,人氣在中,皮膚致,腠理閉,汗不出,血氣強,肉堅澀。當是之時,善行水者,不能往冰,善穿地者,不能擊凍,善用針者,亦不能取四厥,血脈凝結,堅搏不往來者,亦未可即柔。故行水者,必待天溫,冰釋凍解,而水可行,地可穿也。人脈猶是也。治厥者,必先熨調和其經,掌與腋,肘與腳,項與脊以調之,火氣已通,血脈乃行。然后視其病,脈淖澤者,刺而平之;堅緊者,破而散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以解結者也。

    用針之類,在于調氣氣積于胃,以通營衛,各行其道。宗氣留于海,其下者,注于氣街,其上者,走于息道。故厥在于足,宗氣不下,脈中之血,凝而留止,弗之火調,弗能取之。

    用針者,必先察其經絡之實虛,切而循之,按而彈之,視其應動者,乃后取之而下之。六經調者,謂之不病,雖病,謂之自已也。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,此必有橫絡盛加于大經,令之不通,視而瀉之,此所謂解結也。

    上寒下熱,先刺其項太陽,久留之,已刺則熨項與肩胛,令熱下合乃止,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。上熱下寒,視其虛脈而陷之于經絡者,取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。

    大熱遍身,狂而妄見妄聞妄言,視足陽明大絡取之,虛者補之,血而實者瀉之。因其偃臥,居其頭前,以兩手四指挾按頸動脈,久持之,卷而切,推下至缺盆中,而復止如前,熱去乃止,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。

    黃帝曰:有一脈生數十病者,或痛,或癰,或熱,或寒,或癢,或痹,或不仁,變化無窮,其故何也?岐伯曰:此皆邪氣之所生也。黃帝曰:余聞氣者,有真氣,有正氣,有邪氣。何謂真氣?岐伯曰:真氣者,所受于天,與谷氣并而充身也。正氣者,正風也,從一方來,非實風,又非虛風也。邪氣者,虛風之賊傷人也,其中人也深,不能自去。正風者,其中人也淺,合而自去,其氣來柔弱,不能勝真氣,故自去。

    虛邪之中人也,灑晰動形,起毫毛而發腠理。其入深,內搏于骨,則為骨痹;搏于筋,則為筋攣;搏于脈中,則為血閉,不通則為癰。搏于肉,與衛氣相搏,陽勝者,則為熱,陰勝者,則為寒。寒則真氣去,去則虛,虛則寒搏于皮膚之間。其氣外發,腠理開,毫毛搖,氣往來行,則為癢。留而不去,則痹。衛氣不行,則為不仁。

    虛邪偏容于身半,其入深,內居榮衛,榮衛稍衰,則真氣去,邪氣獨留,發為偏枯。其邪氣淺者,脈偏痛。

    虛邪之入于身也深,寒與熱相搏,久留而內著,寒勝其熱,則骨疼肉枯;熱勝其寒,則爛肉腐肌為膿,內傷骨,內傷骨為骨蝕。有所疾前筋,筋屈不得伸,邪氣居其間而不反,發為筋溜。有所結,氣歸之,衛氣留之,不得反,津液久留,合而為腸溜。久者,數歲乃成,以手按之柔,已有所結,氣歸之,津液留之,邪氣中之,凝結日以易甚,連以聚居,為昔瘤。以手按之堅,有所結,深中骨,氣因于骨,骨與氣并,日以益大,則為骨疽。有所結,中于肉,宗氣歸之,邪留而不去,有熱則化而為膿,無熱則為肉疽。凡此數氣者,其發無常處,而有常名也。

    刺節真邪第七十五參考白話譯文

    【題解】刺節,指刺法理論中的針刺五節,即振埃發蒙去爪徹衣解惑;真,指真氣而言;邪,指邪氣,也就是四時不正之氣。本篇討論了刺節、真邪、解結推引五邪四個問題,作者只取前后兩個內容作為篇名。故篇名為"刺節真邪"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問于岐伯日余聞刺有五節,奈何?岐伯日固有五節一日振埃,二日發蒙三日去爪四日徹衣,五日解惑。黃帝日夫子言五節,余未知其意。岐伯日振埃者,刺外經,去陽病也;發蒙者,刺腑輸,去腑病也;去爪者,刺關節肢絡也;徹衣者,盡刺諸陽之奇輸也解惑者,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簡述了刺五節針法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向岐伯問道我聽說刺法有五節之分,具體內容是怎樣的呢?岐伯說刺法理論中確有五節的說法,它實質上指針刺的五種方法第一種叫做振埃,第二種叫做發蒙,第三種叫做去爪,第四種叫做徹衣,第五種叫做解惑。黃帝說先生所談到的這五節的方法,我還不知道它的含義是什么,請詳盡地告訴我。岐伯說針刺中振埃的方法是指針刺淺表的經脈,用以治療陽病。發蒙的方法,是指針刺六腑腧穴,治療腑病。去爪的方法,是指刺關節的支絡。徹衣的方。法,是指遍刺六腑之別絡。解惑的方法,是指根據陰陽的變化機理,而補不足、瀉有余,使偏頗的陰陽歸于平衡,達到治愈疾病的目的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刺節言振埃,夫子乃言刺外經,去陽病,余不知其所謂也,愿卒聞之。岐伯日振埃者,陽氣大逆,上滿于胸中,憤嗔肩息,大氣逆上,喘喝坐伏,病惡埃煙,飼不得息,請言振埃,尚疾于振埃。黃帝日善。取之何如?岐伯日取之天容。黃帝日其數上氣窮詘胸痛者,取之奈何?岐伯日取之廉泉。黃帝日取之有數乎?岐伯日取天容者,無過一里,取廉泉者,血變而止。帝日善哉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振埃法的針刺部位、選用腧穴、實施方法及所適應的病證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刺節中的振埃,先生說是針刺淺表的經脈治療陽病,我仍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是什么,我愿意詳細地聽一聽。岐伯說振埃的方法,具體說是治療陽氣暴逆于上,充滿胸中,胸部脹滿,呼吸時張口抬肩等病證的,或胸中之氣上逆,以致發生氣喘喝喝有聲,或坐或伏而難以仰臥,并且害怕埃塵和煙霧。一遇煙塵則病勢加重,使得喉嚨噎塞而有窒息感。這種方法之所以稱為振埃,是因為治療這種病收效極快,立竿見影,甚至比振落塵埃還要迅速。黃帝說講得好。那取什么穴位呢?岐伯說取手太陽小腸經天容穴。黃帝說若有咳逆上氣,屈曲蜷縮著而胸部疼痛,這種情況取什么穴位呢?岐伯說取任脈廉泉穴。黃帝說取這兩個穴位時,針刺有一定的規定嗎?岐伯說取天容穴時,針刺不要超過一寸;取廉泉穴時,看到病人面部血色改變時即當止針。黃帝說講得好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刺節言發蒙,余不得其意。夫發蒙者,耳無所聞,目無所見。夫子乃言刺腑輸,去腑病,何輸使然?愿聞其故。岐伯日妙乎哉問也此刺之大約,針之極也,神明之類也,口說書卷,猶不能及也,請言發蒙耳,尚疾于發蒙也。黃帝日善。愿卒聞之。岐伯日刺此者,必于日中,刺其聽宮,中其眸子,聲聞于耳,此其輸也。黃帝日善。何謂聲聞于耳?岐伯日刺邪以手堅按其兩鼻竅而疾偃,其聲必應于針也。黃帝日善。此所謂弗見為之,而無目視,見而取之,神明相得者也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發蒙法的針刺部位、選用腧穴、實施方法及所適應的病證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刺節中所講的發蒙的方法,我還沒弄懂其含義是什么。本來發蒙的針法,是治療耳朵聽不見,眼睛看不清的病變的。先生卻說針刺六腑的腧穴,治療腑病,那到底哪個腧穴能治好這耳目病,我愿聽你講一講其中的道理。岐伯說你問得太好了。這是針刺中最絕妙的地方,它簡直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,其中的奧妙必須心領神會,單憑平時口里說的和書本里記載的,還不能道出它出神人化的玄機。我所說的發蒙,其奏效之迅捷,要比啟發蒙聵還快得多。黃帝說太好了。那你快把這方面的內容全部告訴我。岐伯說針刺這種病,必須在中午的時候,針刺手太陽小腸經的聽宮穴,通過手法使針刺感應瞳子。并使耳內能聽到作響的聲音,這就是治療本病的主要腧穴。黃帝說好。怎樣才能使耳內能聽到聲音呢?岐伯說針刺聽宮的同時,用手緊捏住鼻孔,然后閉住口,怒腹鼓氣,使氣上走于耳目,這樣耳內就會在針刺的同時相應地出現聲響。黃帝說太妙了。這真是在無形之中,使針刺感應加以傳導,眼睛沒有看到,效果卻明顯出現,實在是得心應手出神入化了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刺節言去爪,夫子乃言刺關節肢絡,愿卒聞之。岐伯日腰脊者,身之大關節也;肢脛者,人之管以趨翔[1]也莖垂者,身中之機,陰精之候,津液之道也。故飲食不節,喜怒不時,津液內溢,乃下留于睪,血道[2]不通,日大不休,俯仰不便,趨翔不能。此病滎然有水[3],不上不下,鈹石所取,形不可匿,常不得蔽,故命日去爪。帝日善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去爪法的針刺部位、選用腧穴、實施方法及所適應的病證。

    【注釋】[1]人之管以趨翔是指人體的下肢為主持行走的器官,也是站立的支柱。

    [2]血道《甲乙經》、《太素》均作"水道"。

    [3]滎然有水滎然,小水貌。滎然有水,是形容有水蓄積,像微淺的不能流行的小水一樣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刺節中所說的去爪的方法,先生說是指刺關節支絡,我愿意聽你詳盡地說明其中的道理。岐伯說腰脊是身體內較大的關節;下肢是人體行走的樞要,也是站立時的支柱;陰莖有生育繁殖的功能,可用來交媾排精,也是津液輸出的道路。如果飲食不知節制調配,喜怒不時過度刺激,影響津液的運行和代謝,使得津液內溢,停聚于陰囊,水道不通,陰囊口益脹大,會使人體的俯仰、行動都受到限制。這種病是由于水液蓄積在內。使上下水道不能通調所致。用鈹針砭石所治取的,就是這種因水腫而外形顯著增大,衣裳也不能遮蔽的病證。因為治療目的在于消除積水,就像修剪多余的指甲一樣,所以叫去爪。黃帝說你講得很好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臼刺節言徹衣,夫子乃言盡刺諸陽之奇輸,未有常處也,愿卒聞之。岐伯日是陽氣有余而陰氣不足,陰氣不足則內熱,陽氣有余則外熱,內熱相搏,熱于懷炭,外畏綿帛近,不可近身,又不可近席,腠理閉塞,則汗不出,舌焦唇槁,臘干[1]嗌燥,飲食不讓美惡。黃帝日善。取之奈何?岐伯日取之于其天府大杼三瘸,又刺中膂以去其熱,補足手太陰以去其汗,熱去汗稀,疾于徹衣。黃帝日善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徹衣法的針刺部位、選用腧穴、實施方法及所適應的病證。

    【注釋】[1]臘干形容肌肉皮膚干燥的樣子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刺節中所說的徹衣的方法,先生說是遍刺六腑之別絡,沒有固定的部位,請你詳盡地講給我聽。岐伯說這種方法適用于陽氣有余而陰氣不足的病。陰氣不足會產生內熱,陽氣有余又會發生外熱,內熱外熱相互搏結,則感到比懷抱炭火還要熱。由于熱勢熾盛,所以只想袒露身體而不愿穿衣蓋被,更不敢叫人靠近身體,甚至因怕熱而身體不欲沾席。由于腠理閉塞,不得汗出,熱邪不能外散,以至于舌干咽燥,口唇干裂,肌肉枯槁,飲食好壞也不辨其味。黃帝說講得好。那么怎樣治療呢?岐伯說首先針刺手太陰肺經天府穴足太陽膀胱經大杼穴各三次,再刺膀胱經中膂俞用以瀉熱,然后補手太陰經和足太陰經,使病人出汗,待熱退汗液減少時,病就痊愈了,其奏效之捷,比徹掉衣服都快。黃帝說你講得很好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刺節言解惑,夫子乃言盡知調陰陽,補瀉有余不足,相傾移也,惑何以解之?岐伯日大風在身,血脈偏虛,虛者不足,實者有余,輕重不得,傾側宛伏[1],不知東西,不知南北,乍上乍下,乍反乍復,顛倒無常,甚于迷惑。黃帝日善。取之奈何?岐伯日瀉其有余,補其不足,陰陽平復,用針若此,疾于解惑。黃帝日善。請藏之靈蘭之室,不敢妄出也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解惑法的針刺部位、選用腧穴、實施方法及所適應的病證。

    【注釋】 [1]傾側宛伏形容患半身不遂后,身體既不能傾斜反側也不能宛轉俯伏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刺節中所謂解惑的方法,先生說要全部知道調和陰陽和運用補瀉的道理,使人體內陰陽虛實相互變化移易,以達到平衡。那么在錯綜復雜的病情中怎樣辨清陰陽虛實而解除迷惑呢?岐伯說人得了中風一類的病,血氣必有偏虛之處,虛者是指正氣不足,實者是指邪氣有余,這樣身體就感到肢體輕重不相稱,身體傾斜反側,仆伏欲倒。嚴重時可導致神志昏亂,意識模糊,不能辨別東西南北,癥狀的出現忽上忽下反復多變,顛倒無常,所以它比單純神志迷惑的病證還要嚴重。黃帝說講得好。那么怎樣治療呢?岐伯說不管證候多么復雜,必須瀉其邪氣的有余,補其正氣的不足,使之達到陰陽平衡。這樣用針是治其根本,其奏效迅速,比單純解除神志迷惑要快捷。黃帝說講得好。我一定把這些理論知識著之于書冊,秘藏在靈蘭之室,很好地保存起來。決不敢輕易泄露出去。

    【按語】本段提出的刺五節屬古代針刺治病的方法,每種方法各具不同的適應證,并分別指出了針刺的原則和具體實施方法及針刺部位。這些方法雖目前已較少采用,但仍有一定的借鑒意義。如振埃法治哮喘、發蒙法治耳聾等,有一定的臨床指導意義,當進一步深入研究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余聞刺有五邪,何謂五邪?岐伯日病有持癰者,有容大者,有狹小[1]者,有熱者,有寒者,是謂五邪。黃帝日刺五邪奈何?岐伯日凡刺五邪之方,不過五章[2],癉熱消滅,腫聚散亡,寒痹益溫,小者益陽,大者必去,請道其方。

    凡刺癰邪,無迎隴,易俗移性不得膿,脆道更行[3]去其鄉,不安處所乃散亡,諸陰陽過癰者,取之其輸瀉之。

    凡刺大邪日以小,泄奪其有余,乃益虛,剽其通[4]州,針其邪肌肉親,視之毋有反其真。刺諸陽分肉間。

    凡刺小邪日以大,補其不足乃無害,視其所在迎之界,遠近盡至,其不得外,侵而行之乃自費。刺分肉間。

    凡刺熱邪越而蒼[5],出游不歸乃無病,為開通辟門戶,使邪得出病乃已。

    凡刺寒邪日以溫,徐往徐來致其神。門戶已閉氣不分,虛實得調其氣存也。

    黃帝日官針奈何?岐伯日刺癰者用鈹針,刺大者用鋒針,刺小者用員利針,刺熱者用鍵針,刺寒者用毫針也。

    【提要】以上分別敘述了癰邪、實邪虛邪、熱邪、寒邪等五邪所致病證、治療原則、針刺方法和選用針具。

    【注釋】

    [1]容大、狹小容大,即大邪(實邪);狹小,即小邪(虛邪)。

    [2]章條目的意思。

    [3]脆道更行脆,疑"詭"之誤。此句承上句,如不得膿,須易不同之道更刺。

    [4]剽其通剽,急的意思。剽其通,是指急于疏通病邪

    [5]越而蒼蒼,通滄,寒的意思。越而蒼,就是指針刺熱邪,廊倬邪等發披.南執轉蜘襄浦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我聽說有刺五邪的方法,什么叫做五邪?岐伯說病有癰腫的,有屬實的,有屬虛的,有屬熱的,有屬寒的,這就叫做五邪。黃帝說五邪致病怎樣針刺治療呢?岐伯說一般針刺治療五邪的方法,不過五條。對于癉熱的病證,應當消滅熱邪;癰腫和積聚的病證,應當使其消散;寒痹在身,應助陽熱以溫血氣;體虛邪微者,補益陽氣而使其強壯;邪氣盛大的必須驅除邪氣。下面請讓我將具體的針刺方法告訴你。

    一般治療癰邪的方法,不可在初期病勢隆盛的時候,迎其銳勢而妄用鈹針刺破排膿。應耐心地加以調治,這樣癰毒就會不化膿,此時應改換不同的方法進行針刺,使邪毒不在固定的部位留聚,這樣,病邪就會漸行消散。所以不論是陽經還是陰經,只要是經過癰腫所生的部位,就可以取本經輸穴來瀉其毒邪。

    一般刺治大邪(實邪),應用針刺迫使邪勢減小,也就是瀉其有余,從而使邪氣口趨虛衰,在進行針刺治療時,要急于疏通病邪,刺中病邪的所在,肌肉自然就親附致密,觀察到邪氣泄去,真氣就相應恢復了功能。因實邪多在三陽,故宜針刺諸陽經分肉間的穴位。

    一般小邪(虛邪)多在分肉間,針刺方法是必須口益壯大其真氣,補其正氣的不足,邪氣就不致為害了。同時審查邪氣的所在,當其尚未深入的時候,迎而奪之。這樣遠近的真氣盡至,正氣充足,外邪則難以內陷。治療時不要針刺太過,因為這樣往往會損傷正氣,所以,刺小邪之法,取在分肉間的穴位便可以了。

    凡針刺熱邪,應當把邪氣發越于外,而使之由熱轉涼,邪被排出后,不再發熱,即屬無病了。所以在針刺時要用疏泄的手法,為邪氣疏通道路,開辟門戶,使腠理開泄,邪有出路,病就可以痊愈。

    凡刺寒邪,應當用溫法,以保養正氣,針刺時緩慢進針,待其得氣則疾速出針。出針后,針孔已閉合,正氣才不會外散。這樣可使神氣恢復正常,精氣漸漸旺盛,從而達到補氣行血散寒的目的,虛實即可調和,真氣也就固密內存了。

    黃帝說刺五邪,應當各選用什么針具比較合適呢?岐伯說刺癰邪當用有刃而鋒利的鈹針;刺實邪當用鋒針;刺虛郝當用員利針;刺熱邪當用鐫針;刺寒邪當用毫針。

    【原文】請言解論,[1]與天地相應,與四時相副,人參天地,故可為解。下有漸洳[川,上生葦蒲[2],此所以知形氣之多少也。陰陽者,寒暑也,熱則滋雨而在上,根藪[3]少汁。人氣在外,皮膚緩,腠理開,血氣減,汗大泄,皮淖澤。寒則地凍水冰,人氣在中,皮膚致,腠理閉,汗不出,血氣強,肉堅澀。當是之時,善行水者,不能往冰善穿地者,不能鑿凍善用針者,亦不能取四厥;血脈凝結,堅搏不往來者,亦未可即柔。故行水者,必待天溫冰釋凍解,而水可行,地可穿也。人脈猶是也。治厥者,必先熨調和其經,掌與腋、肘與腳、項與脊以調之,火氣已通,血脈乃行,然后視其病,脈淖澤者,刺而平之,堅緊者,破而散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以解結者也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敘述了解結刺法治療厥逆證及其施治原則。

    【注釋】

    [1]漸洳洳,音入;漸,同慚。漸洳,指低濕的地帶。

    [2]葦蒲葦,即生于水中的蘆葦;蒲,指出于池澤中的葛蒲。

    [3],音該,草根的意思。

    【白話解】我再談談所謂解結的理論。人與天地自然是相適應的,與四時季節有著密切的聯系。依據人與天地相參的道理,才可以談論解結。比如下面有水濕的沼澤地,上面才能生長蒲草和蘆葦,從它們的是否茂盛,可想到水澤面積的多少。根據這個道理,從人體外形的強弱,就可以測知氣血的多少了。陰陽的變化,可以用寒暑的變化來說明。在天氣炎熱的時候,陽氣發越于上,地面的水分被蒸騰而形成云雨,這時草木根莖的水分就減少了。人體受熱氣的熏蒸,陽氣也浮越于外,所以皮膚弛緩,腠理開泄,血氣衰減而津液外溢,肌肉也滑利潤澤。在寒冷的時候,土地封凍,水寒結冰,人的陽氣也收藏在內,所以皮膚致密,腠理閉合,汗不出,血氣強,肌肉堅緊而滯澀。嚴寒之下,善于游水行舟的人,不能在冰中往來;善于掘地的人,也不易鑿開凍土。善于用針的人,同樣也不能治療陰寒至盛條件下的四肢厥逆證。如果血脈因寒而凝聚,堅結如冰凍,往來不流暢,不可能使它立即柔軟起來。所以行水的人必須等到天氣轉暖,冰凍融化以后才能在水上運行,大地也必須在解凍以后才能掘鑿。人體的血脈也是這樣,要待陽氣運行,血脈疏通才可以用針。所以治療厥逆病,必須先用溫熨的方法,使經脈調和,在兩掌、兩腋、兩肘、兩腳以及項、脊等關節交會之處,施以熨灸,待溫熱之氣通達各處,血脈也就恢復正常的運行,然后觀察病情,如果血脈滑潤流暢的,是衛氣浮于體表,可采用針刺的方法使其平復;血脈堅緊的,是寒邪盛實之象,可用破堅散結的針法,待到厥逆之氣衰落,陽氣回復就止針。像這樣,根據邪氣聚結的情況先疏通再治療的方法,就是所謂解結。

    【原文】用針之類,在于調氣氣積于胃,以通營衛,各行其道。宗氣留于海,其下者注于氣街,其上者走于息道。故厥在于足,宗氣不下,脈中之血,凝而留止,弗之火調,弗能取之。用針者,必先察其經絡之實虛,切而循之,按而彈之,視其應動者,乃后取之而下之。六經調者,謂之不病,雖病,謂之自已也。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,此必有橫絡盛加于大經,令之不通,視而瀉之,此所謂解結也。

    上寒下熱,先刺其項太陽,久留之,已刺則熨項與肩胛,今熱下合乃止,此所謂推而上之者也。上熱下寒,視其虛脈而陷之于經絡者取之,氣下乃止,此所謂引而下之者也。大熱遍身,狂而妄見、妄聞、妄言,視足陽明大絡取之,虛者補之,血而實者瀉之。因其偃臥,居其頭前,以兩手四指挾按頸動脈,久持之,卷而切推,下至缺盆中,而復止如前,熱去乃止,此所謂推而散之者也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再次敘述了解結刺法的適應證與施治原則,并指出推引法要根據病情隨機應用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采用針刺治病,主要在于調節氣機,人氣來源于水谷,水谷之氣首先積蓄于胃中,化生營氣和衛氣各自在一定的道路運行,宗氣留積于胸中而為氣之海,其下行的灌注于氣街穴處,其上行的走向呼吸之道。所以,當足部發生厥逆時,宗氣就不能自上而下行,脈中之血也隨之凝滯而運行不暢,因此,如果不先用火灸溫熨的方法通調氣血,針刺治療就不可能達到預期的效果。用針治病必須首先診察經絡的虛實,用手循行切按,彈動經脈,感覺到應指而動的部位,然后取針刺入穴內。若手足六經經脈調和的,是無病的征象,就是有些輕微的小病,也可以不經治療而自行痊愈。如果任何一條經脈出現上實下虛而不通的,這必定是橫行的支絡有邪氣壅盛,并且干擾了正經氣血而形成壅滯不通。治療時應找出疾病的所在,施行瀉法,這也是所說的解結的方法。

    人體上部有寒象而下部發熱的,應當首先取足太陽膀胱經在項部周圍的穴位,并作較長時間的留針。針刺以后,還要溫熨項部及肩胛部,這樣可以驅逐上部的寒邪,使熱氣上下融合,方可止針。這就是所謂"推而上之"的方法。如人體上部發熱,下部發冷,并察看到在下部經絡上有陷下不充的虛脈,當用針刺,施以補法,使其陽氣下行后止針,這就是所謂"引而下之"的方法。遍身高熱,神情狂躁不安,并有幻視幻聽,胡言亂語表現的,要察看足陽明經的正經、絡脈的虛實情況,而后取穴針刺。虛的用補法,有血郁而屬實的就用瀉法,同時在病人仰臥時,醫者在病人頭前,用兩手的拇指食指,挾持按揉患者兩側頸動脈部,挾持的時間要長一些。并捏起肌膚,由上向下揉卷切按,一直到兩鎖骨上窩缺盆處。然后重復上述動作,連續進行,等待身熱退去方可休止。這就是所謂"推而散之"的方法。

    【按語】本段"下有漸洳,上生葦蒲,此所以知形氣之多少也",對理解中醫理論的形成有著重要意義。《內經》認為當事物的真相隱藏在現象的背后難以直觀認識時,往往可以通過事物的外部現象去把握,逐漸形成了《內經》提出的"以表知里"(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),"司外揣內"(《靈樞·外揣》)的觀察原則,成為中醫學重要的思維方法。

    【原文】黃帝日有一脈生數十病者,或痛、或癰、或熱、或寒、或癢、或痹、或不仁,變化無窮,其故何也?岐伯日此皆邪氣之所生也。黃帝日余聞氣者,有真氣,有正氣,有邪氣,何謂真氣?岐伯日真氣者,所受于天,與谷氣并而充身也。正氣者,正風也,從一方來,非實風,又非虛風也。邪氣者,虛風之賊傷人也,其中人也深,不能自去。正風者,其中人也淺,合而自去,其氣來柔弱,不能勝真氣,故自去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著重敘述了真氣和邪氣的區別。

    【白話解】黃帝說有一條經脈受邪而發生幾十種病證的,有的表現為疼痛,或形成癰腫,有的發熱,有的惡寒,有的癢,有的形成痹證,有的表現為麻木不仁,證候表現千變萬化,這是什么原因呢?岐伯說這都是由各種不同的邪氣傷害而發生的。黃帝說我聽說有真氣,有正氣,有邪氣等不同的名稱。那么什么叫真氣呢?岐伯說所謂真氣,就是稟受了先天的精氣,和后天的谷食之氣結合,充養全身。它是人體生命活動的動力,并能抵御外邪。所說的正氣,又稱正風,是指與季節相協調的正常氣候,它是在不同的季節中,從這個季節中所主的方向而來的風。如春季從東方來的風,夏季從南方來的風,秋季從西方來的風,冬季從北方來的風。這些適時而至的風,一般不會致病。所謂邪氣,又稱為虛風,它是不知不覺戕害人體的賊風,一旦中傷人體,容易深陷而不能自行消散。而正風即使傷及人體,部位也比較表淺,發病也較輕微,所以能自行恢復,這是因為正風來勢柔弱,不能戰勝體內的真氣,因此不用治療就自行消散了。

    【原文】虛邪之中人也,灑晰動形,起毫毛而發腠理。其入深,內搏于骨,則為骨痹。搏于筋,則為筋攣。搏于脈中,則為血閉不通,則為癰。搏于肉,與衛氣相搏,陽勝者則為熱,陰勝者則為寒,寒則真氣去,去則虛,虛則寒。搏于皮膚之間,其氣外發,腠理開,毫毛搖,氣往來行,則為癢。留而不去,則痹。衛氣不行,則為不仁。虛邪偏客于身半,其入深,內居榮衛,榮衛稍衰,則真氣去,邪氣獨留,發為偏枯。其邪氣淺者,脈偏痛。虛邪之入于身也深,寒與熱相搏,久留而內著,寒勝其熱,則骨疼肉枯,熱勝其寒,則爛肉腐肌為膿,內傷骨,內傷骨為骨蝕。有所疾前筋,筋屈不得伸,邪氣居其間而不反,發為筋溜[1]有所結,氣歸之,衛氣留之,不得反,津液久留,合而為腸溜[2],久者數歲乃成,以手按之柔。已有所結,氣歸之,津液留之,邪氣中之,凝結日以易甚,連以聚居,為昔瘤[3],以手按之堅。有所結,深中骨,氣因于骨,骨與氣并,日以益大,則為骨疽引。有所結,中于肉,宗氣歸之,邪留而不去,有熱則化而為膿,無熱則為肉疽[4]。凡此數氣者,其發無常處.而有常名怕。

    【提要】本段詳細地論述了虛邪傷人,由淺入深,傳變無窮,發生各種病變的過程,提出如果其不斷深入,內侵筋骨,可發生各種腫瘤,病情頑固,不易治療。

    【注釋】

    [1]筋溜就是結聚于筋的贅瘤之類。

    [2]腸溜是指邪氣傳人腸中所發生的病變,指腹腸道的腫瘤。

    [3]昔瘤昔,同臘,肉干而堅的意思。昔瘤,是指此瘤堅硬的意思。

    [4]疽應作"瘤"。

    【白話解】虛邪賊風中傷人體,使人蕭索寒栗,毫毛豎起,肌腠疏緩開泄,因此易于深陷。如果邪氣侵害在骨骼,就形成骨痹;侵害在筋,就會導致筋脈拘攣;侵害在脈中,就會導致血脈閉塞而不通,血氣郁化熱形成癰腫;如果侵害在肉腠,與衛氣搏結交爭,陽氣偏盛就會出現熱象,陰氣偏盛就會出現寒象,寒邪偏盛,就會使真氣衰微消散,真氣衰微就呈現一派虛象,人體正氣虛衰,陽氣不足,就會表現為形寒肢冷的征象;如果侵害于皮膚之間,與衛氣搏結而發越于外,使腠理開泄,毫毛動搖,若邪氣在皮腠之間往來為患,皮膚則瘙癢不;如果邪氣羈留不去,營衛不調,就會形成痹證;假若單純導致衛氣澀滯而不暢行,就會形成麻木不仁的證候。虛邪賊風侵害半邊身體,人里深犯,稽留于營衛之中,使營衛功能衰竭,導致真氣消散,而邪氣單獨存留于內,就會形成半身不遂的偏癱證。假使邪氣侵害的部位較淺,也會導致半身血脈不和而發生半身偏痛。虛邪賊風侵害人體深部組織,寒熱聚結,久留不去而附著于內,如果陰寒至盛,陽熱不舉,營衛寒凝澀滯,會引起骨節疼痛,肌肉枯痿;如果是熱邪亢盛,陰不勝陽,會發生肌肉腐爛而化為膿。如果虛邪進一步內陷而傷及骨骼,便形成骨骼壞死的骨蝕。如果邪氣聚于筋,會使筋脈攣縮而不得伸展,邪氣久留其間不能消退,就會形成筋瘤;邪氣結聚歸于內,衛氣積留而不能復出,以致陽不化水,津液不能輸布,留于腸胃與邪氣相搏結,成為腸瘤,但發展較緩慢,遷延數年,用手觸按,質地柔軟;如果邪氣結聚而氣歸于內,津液停留不行,又連中邪氣而凝結不散,日益加重并且發展迅速,邪氣接連積聚,便形成昔瘤,用手按摸,質地堅硬;邪氣結聚停留在深層的骨部,邪氣在骨部為患,逐漸擴大,則形成骨瘤;邪氣結聚在肌肉,宗氣內走于此,隨邪氣留結,著而不去,如有內熱可化而為膿,如無熱可形成肉瘤。上述這幾種邪氣致病,變化無窮,其發作也無一定部位,但是根據證候表現,都有一定的名稱。

    【按語】本段提出如果邪氣不斷深入,內侵筋骨,日積月累,則可形成"瘤",即腫物、積塊。關于其病因病機,《內經》多篇有述,如《素問》的五臟生成篇、平人氣象論篇、腹中論篇、奇病論篇、四時刺逆從論篇,《靈樞》的邪氣臟腑病形篇、經筋篇、五變篇、衛氣篇、本臟篇、水脹篇及本篇等,可參考。究其病因主要有三,其一是外傷寒邪;其二是飲食失節;其三是憂思太過。其病理則主要為寒凝、氣滯血瘀、津停四者。

    32 論疾診尺第七十四 | 衛氣行第七十六 32
    關于“靈樞/刺節真邪第七十五”的留言: Feed-icon.png 訂閱討論RSS

    目前暫無留言

    添加留言

   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

    個人工具
    名字空間
    動作
    導航
    推薦工具
    功能菜單
    工具箱
    2013铁算盘心水论坛
    <li id="z52bn"></li>
  •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<div id="z52bn"></div>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/li>
   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/menu></sup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 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z52bn"></li>
  •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  • 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<div id="z52bn"></div><dl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thead id="z52bn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/li>
   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• <dl id="z52bn"></dl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menu id="z52bn"></menu></sup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div id="z52bn"></div>
   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• <sup id="z52bn"></sup>
  • <li id="z52bn"><s id="z52bn"></s></li>
    <li id="z52bn"><ins id="z52bn"></ins></li>
   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时时彩平台 pk10怎么玩法介绍 时时彩代理一年赚500万 财神爷北京pk计划软件 重庆5分彩是不是真的 双色球19104蓝号 龙城国际娱城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天下国际登录 北京pk10三码必中计划 ag开牌不同地区结果一样吗 福彩时时彩实时开奖 pk拾全天计划群 刮刮乐中奖图片100万 北京时时高频票